首页 »品智新闻 »正文

给医疗管理痛点支支招 第二届国际医疗服务管理高峰论坛在沪召开

10月24-25日,第二届国际医疗服务管理高峰论坛在沪召开。

互联网医疗、网上医院如何看待?怎样用好医院管理的他山之石帮助国内院长拓展信息化思维?康复养老很热,但致命问题却少人关注?怎样把握医疗界面临变革的时代契机?这些问题,在医院院长杂志联合承办方上海品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承办的本次论坛上进行了热议。从国家卫计委到国内外大牌院长们,纷纷为此支招。
image001

医院院长们需要提高信息化管理能力,合理判断互联网和医院发展趋势

“医改说得不少,在讨论路径的同时,还应如何从具体技术层面提升医院管理者们的实战能力。医院院长们需要提高信息化管理能力,合理判断互联网和医院发展趋势。”卫生计生委医疗管理服务指导中心主任赵明钢在大会致辞中指出。在被记者问到,类似滴滴医生这样的移动互联产品,对医疗管理的影响等热点问题时,赵明钢主任进一步指出,医院管理正面临技术进步后的全面挑战,尽管暂时未必能预测技术的发展会带来怎样的变革,包括未来的医院是不是还是按照目前的学科分工设置等方面,医院管理者应该学会该如何预测和判断在网络医院或者互联网医院的发展态势,从而对其在医疗服务、医疗管理、医疗质量、医疗安全的影响及时把握,先行一步,顺应技术进步,把医院的布局进行再优化,再调整。”目前我国医院管理和国外尚有差距,尤其是信息化方面,“赵明钢主任认为,在这个论坛的场合下,大家能够通过这种中外的交流,通过我们对未来大胆的预期和预测,提出一些可能当下我们还实现不了的,甚至还认为是很滑稽的东西,就能够让参与本次论坛的管理者从中得到启迪,在随后的工作中,前瞻性地探索符合各自医院发展改革的有益思路,从而在各自医院树立起能够引领整个团队正确前行的先进理念。
赵明钢主任还介绍,国家目前最大的单体医疗结构在中国,住院规模达到7000张,单日门诊最大的医院已经达到了2万人次。而该院在国家卫计委的引导和支持下,已经做到了“零排队”。“有的时候是政府出政策,有时候经验来自基层,当我们做出来之后,我想对整个社会和政策制定者,都会带来一定的启发。”

中国”8421”的人群结构呈断崖式衰减,康复养老得击中痛点

“上海已经真正意义的进入到一个完整的老龄化,不是一个一般的老龄化社会。截至2014年12月31日,上海全市户籍人口1438.69万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413.98万人,占总人口的28.8%,比上年增加了26.36万人,增长6.8%。80岁以上已经占到18.2%,比例相当惊人。而且上海老年人口的死亡比例最高的三种疾病是循环系统疾病,肿瘤和呼吸系统疾病,由病种可知,上海的老龄护理和康复形势有多么严峻。。把70岁以上算上有24.6%的比例,两者加在一起将近35或者更高的结果。“论坛上,上海健康医学院首任院长黄钢提出,现阶段养老问题探索适宜的老年医养结合人才培养模式迫在眉睫。
养老行业是现在社会最关心的一个行业,因为未来趋势和发展实在太好了。但是它又是一个大规模、低效率、多痛点及长尾效应。产业链长,机会多,效率又特别低。但老年人最关心的重点问题反而没有得到关注。“我们最致命的问题,是中国”8421”的人群结构,不像几个自然老龄化产生的各年龄段均匀分布的结果。二十年后可能会有一种断崖式的人口消失状态,非常可怕。因此必须高度关注大量的养老问题。“黄钢院长建议要从医保结合(医疗与保健)、医养结合(医疗与养老)和医工结合(医疗与器械)三个方面同时下手,培养适宜人才。
image005
据悉,本次会议承办方“上海品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引入了高端医疗培训项目-医院管理HEMBA班和医疗康健高级管理班,该项目课程注重实战性,针对国内医院管理当下面对的新变革,聘请欧洲具有实际医院管理经验又有学术水平的专家来授课,并结合中国医院管理的实际情况(比如医院内部绩效管理、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s)实施、合理的医院组织架构等)进行实战案例的学习,还特别开设了医院建筑和设计、医疗设备、E-健康和医院管理流程优化等模块的课程,以帮助医院提高管理效率。与此同时,把严格标准化、系统化的养老康复的管理课程纳入医疗康健高级管理班,力求为国内医养康复机构的管理者送上实实在在的管理模式,助力中国养老康复产业的发展。
据悉,本次论坛将欧洲先进的康复养老实体项目引进国内并在北京、上海、四川和广东将建立医养一体化的实体项目。除了国家地方各层面的卫计委领导、医院院长以外,这个理念也吸引了医疗产业界的世界500强支持。如中国费森尤斯医药用品(上海)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陈玉刚就在采访中谈到,以在透析领域为例,中国需要做透析的病人差不多150-200万,现在仅有30多万人得到规范治疗。“我们政府在过去几年无论从医疗保险投入等方面,推动患者们进行治疗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工作。而作为有使命感的费森尤斯,不仅将借助德国紧密先进的技术和产品为中国患者服务,而且还会通过支持论坛和课程,将更多德国的管理理念带到中国,为更多患者造福。

哪种医疗模式最好,绩效考核说了算

“在经济新常态的情况下,经济的新常态就不能期望政府更多方面的卫生投入,特别是地方政府的投入。医疗保险基金面临的风险很高。根据现有趋势推测,2017年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将收不抵支,到2024年基金累计亏空7353亿元,将出现严重赤字。对新农合基金筹资和支出数据进行趋势预测,2017年新农合累计结余为将为负数。这个背景下,我们基金的运行压力很大。”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老院长,朱士俊教授探索适合中国国情发展的医疗模式很多年。
“现在大概有100多种最好的方式去管理和领导医院,这个也是基于医院的结构还有人员的数量。因此,管理培训如果有效,需要照准自己适合的方式。”奥地利格拉兹医科大学的执行院长司莫喇教授在论坛上介绍了国际上关于医院绩效评定的几大标准。他指出无论如何病患的体验和满意度也包括在绩效当中。夏理特医疗卫生服务有限公司执行官沃勒博士介绍,德国的医疗卫生体系主要的运营费用来自于保险公司,每一个医院面临的费用压力很大,必须要达到收支平衡,否则医院就要被关掉了,这个也是实施DRG(单病种管理)系统的原因。国际上,医院管理会聘请有实战经验的专业团队来帮助管理。
image009
image007
论坛由复旦医院管理研究所高解春教授担任主持嘉宾,还特别邀请奥地利格拉兹医科大学执行院长迈克尔·司莫喇教授,德国夏理特大学医院CEO海玛尔·沃勒博士,夏理特大学医院医院管理和医院控制部总监玛丽·勒克莱尔女士,奥美德穆勒·阿尔布雷克特先生,威万斯特老年住院护理有限公司勒奈·赫曼先生,奥美德蒙塔丰河谷康复中心医疗总监托马斯·博赫丹斯基先生,奥美德中国总裁史立德先生,奥美德地中海公司副总裁达格玛·德沃拉科娃女士,还有主办方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教授,中欧国际工商学员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先生,台北医学大学集智医院管理顾问公司总经理吕岚钦先生等众多国内外专家参会。他们不仅具有丰富的医院管理经验、而且曾参与过大型医院的战略性改革。他们在本次论坛上就合理的医院组织架构、医院内部绩效管理、提升医疗质量和患者安全以及医养康健等议题,与国内医疗卫生机构的同行们,分享各自的管理工作经验,并对此进行深入地研讨。